您现在的位置:在线婚恋网 > 约炮经验 >

贵州隐秘处,有你没见过的桃花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发布人:微信群  /   发布时间:2019-01-12 14:28   热度:

近年文学界的一大发现——苗族史诗《亚鲁王》自公元前2000年已有雏形,在这个没有文字的民族,这部有26000余行的史诗,仅靠着一代代“东郎”穿越过4000年历史长河,一字不差口口相传。至今,仍在苗人隆重的葬礼仪式上由东郎为亡灵唱诵,少则一日一夜,多则十日十夜。

    麻山地区每个村寨都有4、5位东郎。唱诵前,死者家族、一个村落、甚至一个地域内的东郎都会前来举行仪式。东郎需着传统长衫,头戴饰有红色“狮子毛”的“冬帽”。一位东郎的唱诵,就是在接受众东郎的检审,唱诵内容如有失误,他的东郎资格会被当场取消。 一旦成为东郎,便肩负了重大使命——送亡者回到祖先的世界。

    对苗人而言,死亡并非终点,而是新生的开始,葬礼仪式是在引领亡者回到祖先故地。比如“砍树”这道仪式:东郎唱诵《树经》,砍树,但决不能让树着地,否则树的灵性将会消失;接着,东郎们扛着树,到最后一道“砍马”仪式的地方,把灵树重新栽下,以严密步骤给树绑上特定的草、布,亡者就将经由这棵连接祖先世界的灵树通道,重回故地。

    葬礼上最让人惊心动魄的,是“砍马”习俗。在仪式最后,伴随着铜鼓的悲怆轰鸣,东朗们将一匹英勇战马送回祖先世界,作为苗族子孙对祖先亡灵虔诚的敬奉,也是送这匹英勇战马,回到祖先世界。
    格凸河燕子洞高百米有余,而眼前的大叔年近五十,正徒手攀顶。连日雨水,峭壁湿滑。“爬了20多年,一天要爬5、6次吧。”在这一带,拥有这种攀岩能力的人,苗人称其“戈若”,是汉语“蜘蛛”的意思。
   “蜘蛛人”
    悬崖上的棺木

    最早,蜘蛛人是为将棺木背上河谷两岸的悬崖峭壁安葬而练就技艺,并将之代代相传,以至于他们不用任何保护即能在高达百丈的大穿洞崖壁上放悬棺、掏燕窝,身轻如燕,敏如猿猴。燕子洞内栖息的数10万只燕子,曾是他们的生计。

   “蜘蛛人”

    大叔划着扁舟,从峭壁一侧回来,他说:“以前小孩5岁就开始学,从来没有人摔过。没有悬棺葬以后,都是掏燕窝。现在政府要保护燕子,也不让了。”当地人说,普天之下恐怕只剩5个蜘蛛人。年轻一辈再没有这样的胆量。大叔在展示的恐怕已是即将消失的技艺。

    “通天洞”

    穿过燕子洞长长的湖泊,从洞底向上攀爬是400米深的天然竖井,其名恰切——“通天洞”,连通着世界上位置最高的古河道遗址和盲谷原始森林。穿行于栈道、吊桥甚至观光电梯,愈走愈明。一路攀爬,透过燕子洞望出去,山水相依。

    格凸河
    离格凸河不远,山中有一处神秘村寨——中洞苗寨,被称作“人类最后的穴居部落”。上山的路只有一条由大石块制成的楼梯,走过去要花一个小时。一肩宽的路,连马都行不得,只能靠徒步。所有的物什,不管是柴火、玉米、土豆还是布匹、洗衣粉、建房子的石头,这里的人都只靠背篓搬运。
    上山的路
    中洞有200米深,住着中国最后的穴居“部落”,18户人家73个苗人。位于洞口的“小洋房”,是他们的卧室,站在几十米开外都能清楚看见床具。整栋房屋整洁雅致,几束干花点缀门窗。
    穴居部落人家
    穴居部落人家

    做饭的炉灶在大门外的开阔区域,整个房屋靠着一侧坑洼的洞壁。靠墙的高处,支起鸡舍和晒满衣物的“阳台”,门口还摆放着可供零星游客买走的根雕、木手杖。靠近洞外不远处,有一/规整的白房。听闻是政府为了请洞中的人家搬迁出去,事先修建好的新房。然而政府三顾茅庐,也未能请出来几户人家。

    从地里回来的老奶奶
    现在的中洞苗寨已小有盛名,洞内有提供住宿的人家,也有做农家饭的人家。不过洞里的人家仍是保持着传统的平淡日子。女人们早上7点起床,做早饭。饭后上山去讨猪菜,割青草。猪菜喂猪,青草喂牛。割草回来做午饭,再去地里挖洋芋干农活。晚上8点晚饭,绣花、蜡染。10点睡觉。这里的孩子每天下午3点放学,回家后就会拿一个背箩,上山讨猪菜。
    砂锅米线
    紫云的清明粑粑远近闻名,是将清明菜末裹进糯米粉、粘米粉,揉成面皮。既有咸口:馅儿里放笋、腊肉、酸菜、豆腐;也有甜口,放的是酥糖。
    裹粉
    炸小鱼
    紫云县观音路小吃多多。火爆的肠旺面店,经常在下午两点前就售罄关张。肠旺面旁的砂锅米线、炸洋芋串、烤豆腐、炸小鱼同样好吃。紫云宾馆对面的紫云羊肉粉、紫云县政府旁的烙锅、冰粉也颇受欢迎。